荷兰故事:戈壁中产生的恋情

先生接到同事松恩的电话,说玛璃菲已经到了最后的日子了,想和先生一起去看看她。先生的心一沉,打算抽时间去南方一趟,对松恩说: " 好,一起去作个告别。你先去和波尔约个时间,这种时候,波尔和玛璃菲应该都很忙,心情很不一般。

" 他们不知道,他们的计划没能实现。她的丈夫波尔在她离世的一天后才打电话告诉了松恩,平静的口吻没有作任何解释。两天后,我和先生也收到了悼念卡片。

玛璃菲,只活了62年,她给波尔留下了爱,留下四个同母异父的孩子,波尔爱她们,就像爱她一样,爱自己两个亲生儿子一样。好多年前,在先生的同事聚会上,我认识了玛璃菲,同是亚洲人,相同的职业让我们在一起很有聊头,她个子不高,一头乌黑的短发在一堆白人中很明显,弯弯的眉毛也是黑色的,配上一对相应的黑眼珠,炯炯有神。她的长相很一般,皮肤比我黑,典型的菲律宾肤色。

她比我大几岁,年纪已不小了,她说她没想到我的先生也找了个经历和她相似的女人,大概是受了她的影响,她曾试图当先生的红娘的。当她向我诉说她和波尔的初恋时,样子很妩媚: "结婚几十年,也恋了几十年。" 她说,像玩笑话,也像真话。

玛璃菲的爱情故事,把我引入了沙漠世界.......回到她那简单的宿舍,一头扎进弹簧床,软软的忱头埋下了她被幸运和担忧冲晕的头,扰乱的心。在玛璃菲的脑子里,始终留着他谦逊而温和的面容,波尔,那位因工伤住院的白人,过两天,就要出院了。那是在黎波里,利比亚首都,玛璃菲是一家医院的外科护士,菲律宾的外输劳工,签了两年合同,两个十岁左右的女儿等着她赚钱回家,尚末愈合的离异创伤,不允许她多想。

波尔来到她工作的医院,金毛白肤令他在众多的利比亚病人中显得格外突出,他不善言辞,英语带有浓重的荷兰口音,他们挺谈得来,利比亚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即是工作地,也是旅行地,是他乡,两颗干旱已久,在沙漠里变得孤独的心在不知不觉中碰撞到一起了。三个多星期后,那天的波尔特别不一样,只是出神地看着她,她给他的伤口换药,重新包扎,她有意无意地迎接他的目光。病房窗外飘来的光线,让她那着白色工装的身子呈现一种异样的美,一揽无遗地流露给他。

好浪漫的异国恋啊! 我喜欢听爱情故事,玛璃菲的故事让我动情。她回忆起来就像发出在昨天似的,我听着听着就陷入了一千零一夜的梦幻中。利比亚的沙漠竟然也能孕育这样的爱情长青树,还会开花结果。

有时候,人算真的不如天算,玛璃菲也信基督教,说她的运气是上帝给的,让在沙漠中迷茫的两个人共赴一场心灵之约,因此得用尽一生的力气去维护它。后来,我们再次见面时,她说她病了,乳腺癌,这使她一度陷入了绝望。波尔陪着她,其实他最后一些年就没有离开过她,年纪大了,工差出国的机会也少了,年轻时的聚少离多造就了一个坚强的她。

婚后他们有了两个孩子,她带着和前夫生育的两个女儿随夫入籍荷兰,就职护士,为了更好的持家,更多的能自己抚养儿女,她像其他荷兰女人一样,选择了上专职夜班,每周上二十四个小时,一干就是二十多年。她的波尔没变,他毕竟比她年轻好几岁。老了还有当年的风采,温情脉脉,说等她康复,他们一起再回菲律宾一趟。

没有熬到荷兰退休的年龄,没有能再回家乡,玛璃菲过早地离开了人间,离开了她的波尔,离开了喜欢听她故事的人。在我的心目中,她是个伟大的女性,是个幸运的女人,她的幸福是她用尽全力牢牢地握在掌心的。。

相关文章